妇工园地
信息快递
妇女维权
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课堂

保护妇女权益……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亮点解析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020年07月31日
 
民法典作为调整平等主体之间人身关系和财产关系的法律,它所确定的平等原则集中反映了民法典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的本质特征,是全部民事法律制度的基础,也是贯穿民法典始终的核心的价值理念。
 
在强调妇女享有的平等民事法律地位方面,民法典在第4条和第14条分别强调了包括妇女在内的所有民事主体在民事活动中的法律地位一律平等和包括妇女在内的所有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的基础上,又分别在第1041条、第1055条、第1062条和第1126条强调了实行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夫妻在婚姻家庭中地位平等、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和继承权男女平等。
在强调对妇女民事权益平等保护的同时,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也针对现实生活中存在的男女两性不平等现象,对特定民事关系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做了倾斜性规定,以防止单纯注重形式正义和形式平等而发生不利于一方当事人的严重扭曲后果,体现了我国民法典对实质正义和实质平等的追求。
当然,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对弱势一方当事人的特殊保护,不是放弃了形式正义和形式平等,更不是对平等原则的违反,而是在坚持形式平等保护原则的基础上,通过对弱势一方当事人的特殊保护,扭正和防止因片面强调形式平等而发生的不公正结果,这恰恰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追求实质正义和实质平等的具体措施。
 
民法典第1077条第1款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申请。”
 
这一期间被形象地称为“离婚冷静期”。确切地讲,这一法定期间是程序性的,是民法典对我国登记离婚程序的重要改革。
任何离婚都是家庭的解体,会使儿童的生活条件与生活环境发生重大变化。现实生活中,确有一部分当事人向婚姻登记机关提出离婚申请之后,尚有改变离婚意愿重归于好的可能。
增设这一法定期间,可促使离婚当事人慎重考虑婚姻关系的未来。给那些仅因一时冲动,并未“恩断义绝”的夫妻改变离婚决定的机会,从而防止草率离婚,挽救尚未破裂的婚姻关系。
一些人认为,这一规定会限制人们的婚姻自由。笔者认为,法律上的任何自由都是有限制的,只要这种限制是合理的、妥当的。
在婚姻中,自由的前提是“理性”,自由的限制是“责任”。面对协议离婚对数持续增长的现状,应反思已有登记离婚制度设计的合理性,增设这一期间是民法典在保障离婚自由与防止轻率离婚之间采取的平衡举措。
在登记离婚程序中设置期间并非民法典首创。1994年颁布实施的婚姻登记管理条例曾确立婚姻登记机关对当事人离婚申请有“一个月”审查期。2003年施行的婚姻登记条例简化离婚登记程序,对当事人确属自愿离婚,并已对子女抚养、财产、债务等问题达成一致处理意见的,规定“应当当场予以登记,发给离婚证”。
 
民法典第1064条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名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这一规定平衡了夫妻双方与债权人各方的利益,特别注意保护未举债一方(主要是女方)的权益,基本解决了司法实践中一方“被负债”的问题。
司法实践中最难认定的是第三种债务,尤其是“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的标准应当如何认定?“用于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如何认定?民法典中并没有进一步明确。
由于民法典是一部纲要性的法典,仅针对法律问题制定最基础的规则,而具体的实施细则还需要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来规定,更具操作性的细则还要由地方各级法院按照各个地区的经济水平、市场发展情况等因素以及个案案情的不同进行指导,法官在审判中经验积累逐渐形成司法惯例。
根据该条规定,夫妻共同债务按照不同的类型,承担举证责任的主体并不相同。
 
对于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清偿规则,民法典第1089条仅规定了离婚时夫妻共同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对于共同财产不足清偿或者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人民法院依据什么判决?是由有清偿能力的一方承担清偿责任,还是由双方平均承担清偿责任?或者由以个人名义举债的一方承担清偿责任,未举债一方仅以夫妻共同财产承担清偿责任?这些问题仍然有待立法解释或司法解释作出相应规定。
 
取消离婚家务劳动经济补偿以分别财产制度为前提条件是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亮点之一。
我国在2001年婚姻法(修正案)中,根据家务劳动主要由妇女承担的社会现实,增设了家务劳动经济补偿制度,但以书面约定夫妻双方采取分别财产制为前提。
这一规定从表面上看不仅性别平等而且重在保护女性,但是,由于实践中采取分别财产制度的夫妻数量很少,导致离婚家务劳动经济补偿脱离实际,形同虚设,在司法实践中适用率极低。
 
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第1088条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具体办法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决。” 
 
离婚家务劳动经济补偿请求权不再以夫妻约定适用分别财产制度为前提条件,无论采取何种财产制度,离婚时,夫妻一方均可因承担较多家务劳动而获得经济补偿。这一修改体现了民法总则平等原则及公平原则的精神,反映了我国法律对于无酬家务劳动价值的进一步肯认。
 
离婚家务劳动经济补偿,是在离婚时,对因家务劳动付出较多一方逸失利益的补偿,是实现矫正正义的系统性的制度设计。肯认家务劳动的价值,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家庭成员认识到家务劳动对家庭的价值,同时也促使社会尽快认识家务劳动对社会的价值,承认从事家务劳动的一方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
只有将夫妻一方为提高整个家庭利益作出牺牲而导致的人力资本贬损以及合理预期利益在离婚时通过经济补偿的方式予以认可,婚姻关系中的配偶才会更多地以家庭利益为出发点,调整他们之间的位置和角色,对家庭作出更多的投入。
进而言之,通过构建离婚时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才能够真正实现法律实质意义上的公平正义,最终促进男女双方共同承担家务劳动。
根据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离婚效力中对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以及离婚救济制度规定的体系化理解,离婚时,对付出家务劳动较多一方的经济补偿,不影响其对夫妻共同财产均等分割的权利,不影响其请求离婚损害赔偿以及离婚经济帮助的权利。
来源/汤原县妇女联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