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工园地
信息快递
妇女维权
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家庭

为了他们,把时间存入银行吧

作者:admin  责任编辑:admin  2020年12月10日
凌晨四点半起床作画
在家中与过世老伴的遗像对望
说自己身体不适
其实只想找个人上门陪着说会儿话……
那些孤独的老人
要如何度过自己的时间?
要是有人能多陪陪他们就好了
2019年,上海市民政局在虹口、长宁两区启动养老服务“时间银行”项目试点工作,鼓励个人为老年人提供非专业性的养老服务。今年,上海市民政局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扩大了项目试点范围,覆盖徐汇、长宁、普陀、虹口、杨浦五区各街镇。
志愿者们每天花点时间关心、陪伴老人,付出的服务时长储入“时间银行”个人账户,将来自己就能兑换相同时长的服务。
上海市杨浦区长海路街道是“时间银行”试点地之一。近日,我们认识了杨蓓芬、许敏两名志愿者。
“我怕我走了你们还不知道,
那我的遗体就没用了”
孤独的时光里,老人们害怕时间,也更珍惜时间。
许敏第一次走进84岁的杨老先生家,杨老拿出了刚刚过世的老伴的遗体捐赠证书和自己的遗体捐赠同意书。
“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哪天我走了你们还不知道,那我的遗体就没用了。”
他希望许敏能时时确认自己的“状态”。
许敏加了杨老的微信,并和他约定:每天上午发微信互道“早上好”。
许敏来到杨老先生家看他作画
许敏为杨老安排了社区助老餐,邀请他为小区画些宣传物料,既发挥其绘画所长,也丰富了他的晚年生活。
“老人能感受到我的关心,我也知道了今后自己老了该怎么做。”许敏说。
志愿者教老人做手指操
今年106岁的唐阿婆是杨蓓芬服务的最高龄老人。
生活精致的唐阿婆每天都要梳头、化妆,出门前要挑选心仪的衣服。
“今天我穿什么衣服好?”杨蓓芬上门时,一项重要“工作”就是陪唐阿婆挑衣服。
杨蓓芬给唐阿婆带来礼物
某天,唐阿婆说,自己想买一件大红色翻领毛衣,要有口袋、开门襟款式,但怎么都寻不着。
杨蓓芬记在心上,跑了多家商场终于如愿,把毛衣作为新年礼物给老人送了去。
等不到过年,唐阿婆就穿上了新毛衣,喜欢到不愿脱下。“我要天天穿着,我想每天都穿自己喜欢的衣裳。”百岁老人语带孩子气。
“如果不是你,
我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做这事”
夕阳无限好,人间重晚晴。
“小老人”尽己所能,为高龄者编织夕阳景。
84岁的窦阿婆独居在家,常在晚上犯高血压。许敏会在每天下午六点敲开窦阿婆的家门,了解她的身体情况。现在,许敏为窦阿婆申请了长护险,还聘请了专门的陪护人员。
许敏为窦阿婆织了一顶新帽子
除了关照老人身体,志愿者还在努力驱散老人的情绪“阴霾”。
为方便老人在微信中找到她,杨蓓芬的头像是一朵大红花,这也是她在老人们心中的标志。
年近八十的独居老人吴阿婆把杨蓓芬当成亲妹妹,两人不仅在生活中相互关照,还相约一起旅游。
杨蓓芬与吴阿婆一起种花
杨蓓芬带着老人来到自己曾经的工作地安徽滁州旅游,有老乡热情地招呼,并指着吴阿婆问她:“这是你的谁啊?”杨蓓芬说:“这是我阿姐。”
把旅行照片做成音乐相册,妇女节去KTV五音不全地唱红歌……杨蓓芬领着老人做了不少“子女难以带他们去做的事”。
杨蓓芬陪84岁的顾阿婆锻炼身体
“我希望他们不要一直待在家里,多走出来,多和老伙伴们在一起,哪里还会孤独呢?”杨蓓芬说。
杨蓓芬为老人开设智能手机课堂
“有更多年轻人加入我们就更好了”
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
据了解,“时间银行”平台以1小时为一个服务时间单位,以“时间币”方式进行记录存储,服务1小时等于1个“时间币”,“时间币”可用来兑换将来的服务。
在长海路街道,该项目注册志愿者已达390人,杨浦全区志愿者数量已超过1300人,受益老人554人。
长海路街道社区服务办老龄干部张红娣说,现在“时间银行”项目中的志愿者还是以中年人和低龄老人为主,期待有更多年轻人加入,同时不断拓展服务内涵。
志愿者带老人做健康操
记者看到,“时间银行”项目已包含陪伴聊天、陪同购物、服务缴费、陪同就医、法律援助、智能设备培训等服务内容。
“这不仅是为了关爱老人,也是希望通过这些互助活动,让社区成为一个更温暖的大家庭。”张红娣说。
志愿者打扫敬老助餐点
目前,“上海养老时间银行”线上平台正在上海全市逐步推广。通过微信小程序,老人能在平台发布服务需求,志愿者能看到这些需求并接收“任务”,也能看到自己积累的“时间币”数额等信息。
有专家表示,“时间银行”是我国丰富养老服务形式的一种探索,未来可进一步完善运营模式。要想给老人更全面的照顾,还需建立覆盖更广、兜底更实的养老服务体系。
来源:新华社